促甲状腺激素促成动脉粥样硬化机理解析

山东大学附属省立医院和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合作研究,详细解析了促甲状腺激素 (TSH) 作为动脉粥样硬化的独立风险因素,加重血管炎症并促进了动脉粥样硬化的形成机制。

甲状腺功能减退会伴随着高胆固醇血症和心血管疾病,并将其归因于甲状腺激素水平的降低。然而,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 (SH) 患者的高胆固醇血症和心血管疾病风险也增加,这就很难用前述理论解释了。因为这些患者的甲状腺激素水平保持正常,只有促甲状腺激素水平升高。那么,促甲状腺激素是否在动脉粥样硬化中发挥作用呢?

促甲状腺激素是由垂体分泌的一种糖蛋白激素,主要作用是刺激甲状腺激素的合成和分泌。不过,TSH受体可不止在甲状腺细胞中表达,还在肝细胞、脂肪细胞和破骨细胞等多种细胞中表达,这表明它的功能不仅仅限于甲状腺功能的调节。

根据以往研究,TSH受体也在巨噬细胞、内皮细胞和平滑肌细胞中表达。这三类细胞与动脉粥样硬化的关系最为密切。因此,TSH可能不仅通过调节甲状腺的功能来间接促进动脉粥样硬化,还通过这些细胞来直接发挥作用。为了验证这种假说,研究人员分析了TSH与动脉粥样硬化之间的关联。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招募了2,480名志愿者。在排除了患病的受试者之后,他们根据TSH水平,将其余1,103名受试者分成三组(甲状腺功能正常对照、轻度SH和重度SH)。与正常对照相比,轻度和重度患者的血清总胆固醇 (TC) 和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 (LDL-C) 水平显著升高。

促甲状腺激素促成动脉粥样硬化

研究人员发现,在TSH水平较高的群体中,颈动脉斑块发生率和颈动脉内中膜厚度 (CIMT) 也显著增加。此外,即使通过多元线性回归分析控制了传统的心血管因素(包括年龄、血脂异常和血压)后,TSH与CIMT之间的正相关性仍然显著。而且,几种关键炎症因子(包括TNF-α、CCL-2和IL-1β)的血清水平也显著升高。这些结果支持了TSH与动脉粥样硬化之间的关联。

根据在群体、基因敲除小鼠和体外开展的研究,证明了促甲状腺激素可通过促进斑块中的巨噬细胞炎症而直接导致动脉粥样硬化形成。

这项研究让人们重新认识到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如何增加心血管疾病风险,并将促甲状腺激素作为预防和治疗心血管疾病及其他炎症性疾病的潜在目标。

研究论文:Thyrotropin aggravates atherosclerosis by promoting macrophage inflammation in plaques. J Exp Med. 2019 May 6;216(5):1182-1198. doi: 10.1084/jem.20181473.

推荐阅读

食物碘含量搜索

近期资讯